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夜半鬼叫门

来源:讯易网作者:寅卯庚辛辅本命时间:2018-06-20 10:25:27阅读:

夜半鬼叫门

 

 

【原创】 新故事 李战辉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前。

    “笃、笃笃、笃笃 笃!”一阵敲门声骤然响起,在这北方寒冷而又漆黑的冬夜里,显得阴森而又可怖。

    秀芝躺在床上,听着三岁的儿子匀称的呼吸声,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这几天,巨大的伤痛憔悴了她的身心,年轻美丽的面庞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十天前,丈夫陈新去上海讨债,秀芝和儿子天天想,夜夜盼,几天前却传来了噩耗,丈夫在上海遇到车祸身亡!丈夫的尸体运了回来,秀芝望着眼前这个血肉模糊、支离破碎的尸体,怎么也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然而,手提包中的巨款以及丈夫身上的身份证、工作证残酷地揉碎了她的幻梦。这就是以前那个活蹦乱跳的丈夫,这就是以前那个自己深爱着的丈夫!

    “笃、笃笃、笃笃笃!”熟悉的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是丈夫特有的敲门声。是丈夫回来了?秀芝下意识地一骨碌起来,想去开门。忽然,她又想起了几天前的一幕:丈夫已经死了!想到这儿,秀芝脊背发紧,浑身毛发都乍了起来。

    “笃、笃笃、笃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没错,是丈夫的敲门声。

    秀芝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谁?谁在外面?”

    “是我呀,是我回来了!”外面丈夫的声音真真切切地传了进来。

    秀芝声泪俱下地哭喊起来:“新,真的是你吗?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一定会来看看我们母子的。不过,你还是走吧,儿子已经睡着了,千万别吓着了他!”

    “秀芝,你在说什么?你让我往哪儿走?这儿是我的家呀,快开门,我快要冻坏了!”

    “不,新,你走,你走吧!我知道你记挂着我们娘儿俩,可是……你走吧,我一定会把小宝儿带大成人的,我和小宝儿会经常给你烧纸上香的……你放心地走吧!”

    “秀芝,你究竟在说什么?你都把我搞糊涂了!我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吗?你叫我往哪儿去?给我烧什么纸?上什么香?你到底听说了什么?你以为我死了吗?我确实死了一回,可我又活过来了!”

    “人死了怎么能够活过来?肯定是你的鬼魂回来了!听人说如果人死得惨,并且死的时候有所牵挂,他的灵魂就会回家来的!”

    “会吗?我会死了吗?”秀芝听到外面丈夫的自言自语,然后他又听到丈夫“啊’’大叫一声,“秀芝,我没有死,真的。我刚才咬了自己的手指头,好痛好痛啊!我没有死,真的,快开门啊!”丈夫在外面“咚咚’’地跺起脚来。

    是的,是丈夫,是活生生的丈夫回来了。她曾听老人说过,鬼魂说话是不会超过三声的,况且鬼魂是不会有脚步声的。莫非丈夫没有死?那死的又是谁?他身上怎么会有丈夫的身份证、工作证?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确实把她弄懵了。秀芝怔怔地看了看陈新,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伴着一声尖叫又触电似的松开

    不管他是人是鬼,先开开门再说。秀芝想,即使是丈夫的鬼魂,他总也不会害我和儿子的。秀芝急忙披衣下床,壮着胆子打开了房门。高大英俊但满面沧桑与风尘的丈夫裹着一阵寒风走了进来。

    秀芝怔怔地看了看陈新,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伴着一声尖叫又触电似的松开:丈夫的手冰冷冰冷的。呆了一呆,她又发疯似的把手伸进了丈夫的衣服,这次,她真切地触摸到了丈夫温暖的身体和“咚咚”的心跳。

    秀芝猛地扑到丈夫的身上,“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双手捶打着丈夫的双肩,口中呢喃道:“真的是你回来了,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这时,几个胆大的邻居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看到陈新,邻居们脸上也写满了诧异与惊愕之色,在众人的催促下,陈新讲述了他这几天的经历。

    原来,陈新讨回了巨额欠款,已是晚上十点多钟,陈新携了巨款打算回旅社休息,没承想走到一僻静处,猛然间被不知从哪儿冒出的一个劫匪当头一棒,打得昏厥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装有巨款和身份证、工作证的手提包不见了,就连挂在腰间的手机也没了踪影。陈新遭此厄运,想着自己苦挣苦攒和求亲告友借来的钱转眼间化为乌有,一时间万念俱灰,便想一死了之。正当他写好遗书准备自寻短见的时候,妻子和儿子的影子浮现在他脑海。

    他难以推卸这个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他想自己现在连死都不怕,那么还有什么比死还可怕的事情?于是,他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决定先回家再说。可怜陈新身在异地乡,举目无亲,身无分文,靠扒火车辗辗转转回到了家中。

    那么前几天遇到车祸被送回来的“陈新”又是谁呢?陈新和秀芝猜到了,邻居们猜到了,恐怕聪明的读者朋友也猜到了吧!

    这时,儿子被屋中杂乱的说笑声吵醒,当他看到了衣冠不整,蓬头垢面的爸爸,口中直喊:“打鬼!打鬼!”把满屋子人都逗乐了。等儿子认出是爸爸回来了,也高兴地笑了起来。陈新把儿子从被窝中掏出来,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陈新幸亏牵挂家人,没有自寻短见,如今巨款失而复得,居家团聚,苦尽甘来,说不尽的幸福甜蜜;邻居们听了他的这段经历,无不啧啧称奇,并说陈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那个丧心病狂的劫匪,劫得巨款,孰知苍天有眼,恶有恶报,转瞬间丧身车底,并做了个异乡之鬼。

    这正是:

    为人不做亏心事,

    何惧半夜鬼叫门?

    多行不义必自毙,

    漂流他乡做孤魂!
  

 作者简介:李战辉(身份证李占辉),平乡县作家协会秘书长,平乡县首届“十大优秀青年”之一。中国散文网、中国网、长城网、现代文学艺术研究会等特约记者、编审或通讯员。已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奖十余次。2008年上半年三次获奖,其中小小说《西游后记一则》获第五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三等奖,古体诗《临兵谏亭悼张少帅》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

河北省平乡县育英私立中学 李占辉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撞山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