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弹丸之轻—驼城饮血

来源:讯易网作者:王旭时间:2018-06-30 23:33:48阅读:

 

                            弹丸之轻—驼城饮血

                  (文为根据真实历史改编,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946年8月6日这一天花红柳翠鸟鸣天晴,到处一片夏意盎然,对于驼城可并不如此,城内城外一片静寂,人们都屏住呼吸等待一些事情发生,远处炮声渐渐近了,只等烟花在城头绽放。

驼城是一座边陲小镇,却是扼守陕甘宁三省的交通枢纽,自古就有得驼城者得陕甘宁一说,驼城人都是硬脾气,历史上只有清朝末年才被一群匪军打入邑巴,屠了城,听逃出来的人讲,满城没一个人讨饶,嘴硬骨头硬像驼城的城墙一样又臭又硬。

今天的驼城上架起了大炮,国民党的官老爷们收起了平时作威作福的肚子,都弓着身子猫在城墙上,等着城下如沙蒿一样的解放军战士有所行动,但是两边都在蓄势待发,象棋里讲:瞄而不发是为上策也。这个时候谁动就输了气势。

全中国大部分都解放了就剩下驼城这弹丸之地,但是这个驻守此城的是国民党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管辖的部队有第二十二军(八十六师、新编十一旅)和胡宗南部整编二十八旅以及部分保安部队,总共一万五千余人。其中值得一提的是86师是本地军阀起家,为首的是驼城王井岳秀的儿子井瑞麒,其父亲井岳秀清靠86师成为驼城镇守使,其家族盘踞驼城几十载,根基深厚,可惜的是虽然驼城王文武双全智谋超群和蒋介石,阎锡山这些老牌军阀圆滑处事,保这驼城割据,但是有一次刚从四姨太处出来上城巡夜,枪走了火,打中自己肚子,苟延残喘了两日就一命呜呼,不然这驼城要迟解放多久说不准。驼城这个地方消息闭塞,老百姓只知驼城王不知共产党,给解放大业增加了些许阻力,但是螳臂当车只是徒劳,大势所趋也只是稍稍懈怠而已,彭德怀指挥的西北野战军纵横中国所过之处如秋风扫落叶,没有能在正义之师下走过几个回合的国民党军队。

围城已经二十多日,驼城里水米全无,老鼠都吃光了,蒋介石命令呼和浩特、太原、洛阳、西安的空军部队派来飞机投了弹药给养,对解放军进行狂轰乱炸,听说空投下来的锅盔(一种食物)砸穿了很多四合院的屋顶,有人饿的慌在下边逮,生生被磨盘大的锅盔砸出脑浆子,锅盔弹药刚掉到地上,就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国民党官兵收走,他们哪管老百姓死活,老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就吃榆树叶、树皮、草根,再没吃的就吃观音土,那玩意饱腹拉不出去,死了不少人。后来还传出易子相食的惨剧,不过听老人们讲:吃人肉的最后都没好结果,贱命一条横死罢了。

炮声渐渐近了,萧瑟之气也渐渐近了,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焦的味道,突然一颗炮弹在城头上开了花,接着又是一颗。两边枪声一时如炒豆一般噼里啪啦响做一团,现在的解放军不是以往小米加步枪,既有各种火炮又有坑道爆破技术,突然轰的一声,西城墙被炸出一个缺口,担任突击的共产党战士被密集火力压制住只有一个班的战士冲了进去。

这一个班的战士很神勇左突右冲,因为人数少,中弹牺牲的人太多,渐渐没了音讯。大家都清楚他们怕是很难生还了。硝烟弥漫着驼城,两边都剑拔弩张各有胜负,来增援的宁马三万多人的主力在靠近,解放军早就收到情报在组织围城打援战,国民党也在抵御着这夏天的冰雹不敢稍有懈怠,似乎没人记得刚才冲进去的一个班的战士是死是活。

张有才是刚才突进缺口的解放军班长,他们班连他12人,都牺牲了,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左腿已经中弹失去知觉,他昏倒在靠近城墙内侧的一个池塘边上,当地人管这个池塘叫莲花池。张有才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零星可以听到枪响,双方还在对持,张有才才爬起一半,身子就软了下去,只能拖着受伤的左腿往池塘里爬,旁边到处是死人。鲜血染的草木都斑斑驳驳的,夕阳西下一派饮血残红,张有才心里清楚自己在敌人的鼻子底下,只有赶快找到一处掩护才能喘口气,能不能打出去他敢也不敢想。他艰难的爬着,爬到芦苇丛里,正是莲花开的娇艳,芦苇半天高的时候,里边藏一半个人只要不动根本看不出来。张有才就在里边一直躲着不敢稍有动静。

这时候有一个国民党士兵出来撒尿,他站到池塘边哗哗哗的就解决,发现芦苇里有一颗脑袋,立马叫了一声,这一叫不打紧,把城墙上三个士兵也喊下来了,四个人就抓起石头活生生把张有才砸死了。

过不几年,全国就解放了,驼城孤城一座不可逆天改势,22军就地起义。张有才也进了烈士林园,他牺牲的那一片池塘从此以后莲花就开的格外红。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如此讨债1


下一篇: “阿德杯”微小说征文 投稿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