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没有吹响的集结号(原创)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9-02-16 11:30:19阅读:

1948年秋冬之际,我人民解放军发动了淮海战役,与国民党军队的争斗空前惨烈。

这年腊月初十,我解放军某纵队决定撤出阵地。三团团长刘大明交给九连连长谷子地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阻击敌人,尽量给主力部队的撤退争取时间。他严肃地对谷子地说:“老谷,任务非常艰巨,主力部队顺利撤退后,团部将吹响集结号作为你们撤退的号令。记住,如果集结号不吹响,你们连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哪怕只剩下一个人!”谷子地啪地一个立正,举手向刘大明敬礼说:“放心吧团长,我保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

大部队开始撤退后,谷子地与全连47个兄弟踏上了阻击战场。战场设在公路旁的一座废弃的大窑场里。在那里,谷子地和全连战士一起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因为长时间以来一直在战斗,谷子地的这个连不仅缺少人手,而且弹药装备也已不是很多。但是,全连将士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掩护好主力部队的撤退,直到集结号吹响再撤出战斗。

九连的连队里有许多与谷子地同生共死的好兄弟:指导员王金存是个知识分子,早先因为害怕上战场而被关了禁闭,后来在谷子地的鼓励下来到九连当了指导员;三排排长焦大鹏是谷子地的左右手,被战友称为“拼命三郎”,打起仗来一点儿也不含糊;狙(ju)击手姜茂才使用一把从敌人那里缴获的美制自动步枪,可以说百发百中;机枪手吕宽沟是个憨厚的小伙子,最爱吃的东西是油饼;还有通信兵小张、炊事员老赵……也个个都是好汉子。

有这些战友在身边,谷子地心里就有底了。

一天早晨,大家正在加固工事的时候,敌人的炮兵开始试探性轰击,把九连的阵地给掀了个底朝天。炮声停止后不久,黑压压的一大群国民党军士兵便冲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的全部是美式卡宾枪,火力非常强大。谷子地等到他们距离阵地只有100米左右的时候才大喊一声:“打!”战斗正式开始了。

’ 敌人为了夺取这个咽喉要地,动用了整整一个团的兵力,发动了轮番攻击。九连战士在谷子地的带领下,运用灵活多变的战术,死死地将敌人压制在前沿阵地。焦大鹏和几个战士负责发射一门野战炮,吕宽沟用机枪朝敌人猛烈扫射,姜茂才专门射击敌人的指挥官,通信兵小张、炊事员老赵等也都全部上阵。战况异常惨烈,敌人的攻击被一次次地粉碎了,但九连的伤亡也越来越大。谷子地的手表被敌人炸坏了,也不知道战斗进行了多长时间。姜茂才为了给谷子地找一块手表,冒险跑出了掩体,结果不幸被敌人打死在阵地上。

‘ 战斗进行了大约一天,九连指战员战死了三分之一,但阵地仍然牢牢控制在九连手中。看到一个个亲密的战友陆续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谷子地心里非常难受。直到这时,大家还是没有听到团部吹起集结号。

敌人又发起了一次疯狂的进攻,这次连坦克也用上了。九连战士在缺少战斗武器的情况下,无比英勇地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与坦克搏斗。吕宽沟把汽油灌在瓶子里,制成了一个燃烧瓶,想用它来摧毁敌人的坦克。但是当他匍匐(叫fu)前进到坦克跟前时,不幸被敌人的机枪击中了,全身顿时烧成了一团大火。排长焦大鹏这时也已身受重伤。他临死之前对谷子地说:“连长……我好像昕到号声了~…你带着弟兄们撤吧,也给咱九连留下点儿根……”

谷子地觉得不能撤,因为他没有听到集结号声。战士中有人说听到号声了,有人说没有听到,一时间产生了分歧。谷子地问指导员王金存:“老王,你听到号声了吗?”王金存摇了摇头。谷子地坚定地说:“我也没有听到。

现在,我们要继续战斗!”他将战友的尸体都拖进窑洞里,在洞口放上炸药,告诉王金存:“老王,你守着洞口,我带着剩下的弟兄接着打。记住,宁死也不当俘虏!”说罢,他带上剩余的战友,抱着手榴弹奔出了窑场,想要与敌人同归于尽。不一会儿,谷子地他们都倒在了硝烟中,敌人凶残地冲了过来。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王牌师魂断孟良崮(原创)


下一篇: 潜伏(原创)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