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反对虚名赢得尊敬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9-06-17 15:50:00阅读:

诺贝尔越说越奇,最后竟谠他之所以得到波立华勋章,是因为授勋人想模仿一个名剧中授勋时的情形。

这些言谈当然不能作为诺贝尔获奖的事实根据,但是从一个侧面真实地反映出诺贝尔的谦虚精神。对于表彰他科学工作的奖章,他极为珍惜。

诺贝尔说:“我有瑞典科学院所赠的一枚金质奖章,我又是科学院的成员;我极重视这些奖品,在我看来,它的价值远在其他各种勋章之上!”

现今诺贝尔基金会保存的他唯一的一张画像是在他去世后画的。

诺贝尔生前拒绝为他画像摄影。

有一次,他的侄儿要他让一个著名的俄国艺术家画一幅肖像,他几次回信解释为什么他的容貌不值得画下来保存的理由:

我已会见了画家马可夫斯基,我要告诉你,如果上帝他老人家能够大发慈悲让我年轻30岁,使我的躯体值得花费画家的颜料和油布的话,我就会像一个听话的孩子那样坐着让马可夫斯基画像。

我漫无目的在人生的海洋中四处漂流,没有值得自己欢欣鼓舞的回忆,对将来既没有令人愉快的幻想可以安慰自己,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填补自己的空虚。

我没有家庭可供放置这唯一的遗物,没有朋友能使我的感情得到有益的发展,也没有因恶意而招来敌人。

不过我却有自我批判的习惯,通过自我批判,一切无可洗刷的丑恶揭露无余,遮掩我的缺陷的面纱也撕得粉碎,因而使我深感痛苦,这样的一幅肖像挂在一个欢乐的家庭里是极不协调酌,应该丢进纸篓里去。

当有人为称颂他的业绩,而希望将其新造的轮船命名为“诺贝尔”时,他婉言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他的理由是:这实在有种种困难:第一,船属“阴性”,如果任意给她变性,她一定会不高兴;第二,你说船很摩登,那么,以我这个老朽不堪的人之名为名,不是很不吉利吗?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只是诺贝尔做给世人看的一种姿态。但是,这种“姿态”对于处在当时社会条件下的大发明家和大企业主是根本没有必要的,谦虚是诺贝尔天生的本性。

诺贝尔厌恶在大庭广众之间抛头露面,被公开宣传,或被拍照,或者让报纸、杂志登载他的消息。他对各种名誉头衔和颂扬都不屑一顾,同时也因为他真正感兴趣的只有工作,他不愿自己的工作因这些事务而被中断。

很多人为着各种不同的使命来找他。这些拜访有时使他高兴,但在更多的情况下,那些无益的访问或打搅使他感到厌烦。

诺贝尔珍视一切技术事务和所涉及的问题,但是讨厌董事会议、股东会议和经济会议。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首先进行调查,然后通过信件给予指示。这些信件十分中肯,但显然有很多是料想不到的,或者在通知很晚的情况下发来的。

从他自身方面来说,诺贝尔终生轻蔑荣誉的头衔、高贵的奖章和其他正式的称号。这位伟人在这些方面接受得很少,只是出于内心的善良才接受了几个,这是他在无法不伤感情而予以回拒的情况下才勉强接受的,因为有些怀着好意和崇拜必情的授奖人并不了解他的这个癖性。

在诺贝尔的书信里,可以发现很多事例说明他对“所有这些奖章和勋章,不管它们是挂在胸前、腹部或者背后”,都一律表示挖苦。

他要把“所有这些表示寄存到动肝火的地方”,并且恳求“予以保存,免受齿轮和电镀之苦”。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人小志气大


下一篇: 在失败面前不灰心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