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囚父

来源:讯易网作者:悠然自得时间:2018-06-27 09:35:27阅读:

征文作品                  囚父
悠然自得
 
张叔来电话说,晓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肾源已经找到了,是一个死囚提供的。为此善意,我想去趟监狱与死囚见个面。尽管他已经不需要什么了,但我还是要带上吃的喝的,送他最后一程。下午是个空,明天上午我就要接受肾移植,再不去就没时间了。那我陪你去。好!还有你婶和你妹。
下午三点,一行四人驱车赶到市监狱接见室。管理员说,死囚没家属,入狱后从来没人探过监。我们在接见室坐下等了一会儿,一个剃成光头,高个子,手脚戴双镣铐的死囚被带了进来。死囚一抬头,瞬间我和张叔、张婶不约而同被惊呆了。他左脸上一条小蛇一样的疤痕、左眼里一个萝卜花、外下眼睑一豁口、头顶上一条竖着的疤痕……这副面孔让我太熟悉了。二十七年了,每每涌上心头,不堪回首,痛苦万分……
那是个黄昏,雾霾弥漫,天混沌沌的。他悄悄尾随我母女。养母不经意转身发现了他,问你干啥跟着我们?就这一句问话,他立马凶相毕露,拿刀逼着养母,不要声张,屋里说话。进屋后他要养母将手里捡废品卖的钱全部交出来,我吓的躲在养母身后。养母将身上的钱拿出来交给了他。但他还不满足,将钱装进裤兜,又逼养母将家里攒下的钱全部拿出来交给他。养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大兄弟,我近六十岁的人了,靠捡废品度日,也没攒下啥钱,你就别逼我了,可怜、可怜我母女吧!
我可怜你,谁可怜我?
你年纪轻轻,身强力壮,挣钱的门路多得很。欺负我孤儿寡母干啥?他火了,恶狠狠地说,老东西,我就是吃这碗饭的,身强力壮咋了?那是资本。将家里的钱交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不客气你想咋着?杀死你俩!恶狠狠吼叫着,左脸上的疤痕像条小蛇爬上爬下。左眼里萝卜花放着灰色的凶光,外下眼睑的豁口像肛裂,一张一合。
养母说,我喊人了?
哈哈!他诡异的奸笑道,老东西,白搭!这儿是城郊,这地儿四不靠,没人会到这儿来的。想喊,你就喊吧!
养母再三说好话求他,丝毫不起作用,横下心说,那你就杀吧!老东西,嘴还很硬。那好,不交钱也可以。他见养母面容不错,顿生兽念,说先陪我玩玩。你想干啥?玩玩。下三滥的东西,欺负一个老婆子?他兽性发作野蛮的将养母摁倒在炕上……我大声哭喊,放开我妈!别打我妈!喊我宰了你!吓的我哇哇直哭。
炕上的被子、枕头、炕席底下,盛衣裳的木箱子都搜了。墙缝和犄角旮旯搜遍了,就连咸菜坛子也搜过了,弄的样儿翻天,狼藉一片,就是没搜到钱。妈的,捡破烂的个个都是财主,钱呢?他不甘心,在琢磨,钱到底藏在哪儿?他将手里的刀别在腰上,蹲下来,点上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嘴里叼着烟,又起身奔上墙根处一堆旧鞋。‘秘密’就在这堆鞋里。养母下炕大声喊,钱在我这儿!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他转身一脚,将养母踹倒在锅台下。
哎呀!养母痛的尖叫一声倒在地上。她瞥见锅台上有一把切菜刀,忍无可忍,趁他低头扒拉那堆旧鞋时,养母迅速拿起那把菜刀向他扑去,重重砍了他一刀。他反手将养母手里的菜刀夺过去,劈向养母,养母倒在了血泊中……我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妈…妈……
他断定钱就在那堆旧鞋里,随手拿起一个塑料袋子将所有的旧鞋装了进去,背在肩上,一手死拉硬拽弄我出了家门。我挣扎着,妈…妈…走出没多远,他又返回,将我的家放了一把火,只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他一愣,抬头望我一眼,你咋知道的,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她不将家里的钱交给我,还砍了我一刀,将我惹火了。我头上的疤痕就是她给我留下的。临走放把火想毁灭罪证。从背走的那堆鞋里,我搜出了一千多块钱。领走的养女,她说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我利用小女孩,骗过想要‘买孩子’的人五千块钱。之后又二次卖给了人贩子。
你认得我吗?认得。你是千秋大业集团酒店总经理。我去酒店吃过饭,见过你。你长得漂亮,有气质,一直让我羡慕。
 
你左脸上的那条疤痕是怎么弄的?张婶问。
我已经交代了,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幽暗而深邃的泥鳅小巷里,一个女孩打着一把雨伞行走,他不知有人跟踪,就在她将要拐出小巷的一瞬间,我从胡同里窜出,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她挟持进旁边一个楼道里。她恐惧万分,全身颤抖,想喊,一句话也喊不出来。在楼道里我将她按倒在地……
你记得那女孩长啥模样吗?
黑暗之中没看清长啥模样。
那女孩只有十七岁。她痛苦万状,对他恨之入骨。但一个弱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面对暴徒,又能奈何?心都碎了,下身火辣辣的疼痛。就在她头脑稍清醒了一些时,右手无意中接触到地上一个破竹筐,本能的从竹筐上扯下一片竹条,趁他不备,用尽全身力气,突然狠狠地划上了那张罪恶的脸,‘哇’的一声。随后那女孩被拳打脚踢昏死过去。当她醒来时,恶魔早已逃之夭夭。她抱头痛哭,一路哭着回到家里……
四个月之后,她肚子大起来了。咋办?她求医生开了张患有肝炎的病假条在家养病。哪儿是养病,如坐针毡,度日如年,整天想着怎么能将这孽种弄下来的办法,中西药用了不少,一点都不管用,天哪!就在一筹莫展时,刚满七个月的孽种降生了。是她妈找一个妇产科退休医生在家里给接的生。孩子是个女婴,不足五斤,患有先天性唇裂,就是俗话说的兔唇。
那孩子兔唇?我吃惊的问。
对!兔唇。孩子是无辜的,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妈将她送给了市郊一个亲戚家。孩子喂养困难,很快就生病了,当奄奄一息时,用一床小花被包裹着送往市郊一个垃圾堆。那是个黄昏时节,风雪交加,大雪纷飞……
养母告诉我,也是这样的天气……那天她冒雪出门拾荒,黄昏时分,路过一个垃圾场,发现有一个完整的包裹,向前下腰捡起,包是一床小花被子,包裹的像个圆筒状。她随意撕开一头,有一双孩子的小脚露了出来,她惊呆了,险些扔了出去。又仔细打开另一头,一张孩子的小脸露了出来,首先她看到了孩子小脸上兔唇的标志。小脸红红的,脸贴上去,还是温的,孩子还会动,发出微弱的哭声,还活着。养母赶紧将孩子包裹好,一路小跑抱回了家……
孩子真的饿了。但只能一点点慢慢喂。养母孤身一人,不喜欢孤独寂寞。有了这个孩子,给她增添了许多快乐。但也给她添了若干麻烦,天不好,就不能出门了。天好,将孩子放在家里又不放心,不得不将孩子背在身上,饿了随时喂饭,拉了,尿了,拾掇之后再背在身上。屎一把尿一把,孩子一天天长大,会走了,跟着养母一起去捡废品,母女俩相依为命……
囚犯再次抬头望着我和张婶,罪恶的脸上似乎看不出有啥愧色。
张婶似乎明白了一切。但她又是理智的。她转身想看张叔有啥反应时,却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她愣了,困惑了。因为我隐瞒了隐私,你心里苦不堪言?还是对一个苦命孩子的遭遇打动了你?看样子都不对!只见他将手里的烧鸡、火腿、苹果、橘子和酒,顺桌面推到囚犯面前,嘴里喊着,‘小右右’。
囚犯大吃一惊,问,你咋知道我的小名?我是你哥。我哥?对!你还不知道,爸妈给我俩取名的原因吧?囚犯摇着头。说来话长,一九五七年,爸妈双双被打成右派。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谁愿意找个右派分子结婚呢?他俩一个单位,知根知底,啥爱情不爱情的干脆就凑合着结了婚。当生下我时,他俩就想也算右派爱情的结晶,取名‘右右’。有了你,按序,我成了大‘右右’。囚犯点点头,问,四十多年没见面,想不到会在监狱。弟弟,你左眼里的萝卜花,外下眼睑的豁口是咋弄的你还没忘吧?没忘。文革期间,红卫兵来家里抓爸妈游街。那年你六岁,我九岁,都已经懂事了,不能眼瞅着爸妈被抓走。你手里拿着一把炉钩子,打了红卫兵一炉钩子,被打的红卫兵火了,夺过炉钩子,朝你脸上就是一炉钩子,正打在你的左眼上,顿时鲜血直流,满脸是血。爸妈见状,奋不顾身与红卫兵厮打在一起,室内乱成一团。红卫兵小头目高喊,这就是右派疯狂向革命小将反扑,典型的阶级斗争。红卫兵人多,蜂拥而上,将爸妈扳倒在地,拳打脚踢像打铁一样被打成了血人。受重伤的爸妈昏迷不醒,我俩年幼,不知所措,我去爸妈单位求人,求邻居帮忙,都无人理睬。三天后,爸妈就双双离开了人世……
这还没完,爸妈去世之后,家又被炒了,将我俩赶出了家门。房子被爸妈的单位收了去。我俩去哪儿?爷爷家没人了。舅母不让进门。右派的儿子,谁都不敢收留,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露宿街头,到处流浪。为了活命,跟着一些大流浪孩子一起乞讨。一晃六年,在你十二岁那年,与几个流浪儿合伙偷割军事电缆被抓。你进了监狱,怕受牵扯,我吓的跑到了外地。有幸进了一家印刷厂打工。因无家可归,就住在厂里,晚上负责看门。印刷厂有很多书,我又喜欢看书,尽管只上了三年学,有许多字不认识。后来又进厂夜校学习。之后坚持自学,写稿,考上了报社的记者。弟弟,分开四十多年,我就没见过你一次面,期间找过几次,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跟死了差不多。出了监狱,在外面混,整天醉生梦死。先后进过五次监狱。你想找我,哪能找得到我?不过,我也找过你两次。哥,我现在不姓张,改姓高,叫高‘左左’。你怎么知道我明天就要被枪毙的,还过来看我?
我患了严重的肾病,等肾源换肾半年多了。这不,终于等到了。医院说有囚犯捐遗体,与我配型成功。哥就想,必须与捐肾死囚见上一面表示谢意。谁料……难怪配型成功了。世间事就如此巧合。张叔哽咽着,哭成一个泪人。
前些日子这儿的一个狱警得了不治之症,被他管教的一个犯人患了白内障,需要眼角膜移植。他去世之前立下遗嘱,去世之后将自己的眼角膜给这个犯人移植上,让犯人能重见光明。狱警与犯人是干警和罪犯的关系,狱警将犯人当做了亲人。这一举动感动了我。我也在忏悔,真的对不起那些被我祸害的人。我想要赎罪。咋赎?也将我这张臭皮囊捐献出来,给那些需要生存的人。只要接受我器官的人不嫌我的器官脏就行了,也算我这一生总算做了一回善事吧!
张叔点点头,继续哭泣。一会儿,擦了一把泪,指着张霞说,这是你侄女张霞,她已经结婚,也有孩子了。张霞很勉强的叫了一声,二叔。侄女,我不配做你的二叔,我是个犯有滔天大罪的人。明天我被枪毙时,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我是你二叔。
张叔指着张婶和我说,这是你嫂子。那位……我刚才从对话中知道她养母被你杀了,她被你卖过两次。
 
此时此刻,我大概明白了我与囚犯是啥关系了。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我与张婶还有另外一层关系。于是我径直的问,张婶,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不会是您写的吧?就是我写的。之前我有难言之隐,事到如今,毁了我一生的恶魔我也见到了,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此时此刻,我没何顾忌了。
我冷冷的说,高左左,大概你就是我的生父,我大概就是被你所害的这位女士生下的孽种,她大概就是我的生母。当然,你是等不到亲子鉴定结果了。就是这位母亲生下一个未足月,而且有残疾的女儿,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狠心的将她遗弃了。是欧妈将她捡去养至六岁,她是名副其实的再造母亲。你‘高左左’,强暴了她,为了钱,又杀害了她。我恨你,刻骨铭心的恨。为了钱,你将我卖过两次。
当我被倒卖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县城时,那儿的人很穷,买主要男孩不要女孩,何况我还有残疾,根本找不到买家,将我遗弃在一个农贸市场,我成了孤儿,一个野孩子。我到处流浪,饥一顿饱一顿,困了,睡‘墙旮旯’、桥洞子。整天被一些大孩子戏弄、唾弃。一天,我饿得饥肠轱辘,双眼盯着一个卖西瓜的中年男人吃白面馍馍。我好久没吃到白面馍馍了。卖瓜人问,孩子,你家大人呢?我说,我妈被坏人杀了。他惊了。真的假的?真的。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我点点头。那你是哪儿人?古槐市。大老远的,你咋来这儿的?被坏人弄到这儿来的,找不到买主把我遗弃了。噢!那你还没吃饭吧?嗯!卖瓜人将手里剩下的半个馍馍交给我。我接过馍馍,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完了馍馍,卖瓜人又给我一块西瓜。我坐在西瓜摊旁直到天黑,卖西瓜人知道我没住处,就问,小姑娘,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回家去。愿意。就这样,卖瓜人成了我的养父。
养父的儿子在外地,我成了他身边唯一的孩子。他忠厚、善良,待我像亲生的,有啥好吃的都给我吃。别人家孩子穿啥好衣裳,不管我要不要,立马给我做。为了抚养我,养父还接受了计划生育超生罚款。第二年就送我上学了。养父姓杨,给我取名杨晓妹。我有残疾,他专门去找学校老师,嘱咐老师,这孩子可怜,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是他在集市上捡来的,让同学们不要耻笑和歧视我。校长又在全校宣布,说人人都要献出一点爱,伸出援手,救助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农村孩子憨厚,不欺生,不但不歧视我,还都喜欢我。我学习特别好,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老师同学更加喜欢我。我们一起上学、听课、唱歌、做游戏、捉迷藏、爬山、上山摘酸枣、捉蚂蚱、粘知了。一起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就在这偏僻的山村,我度过了一段快乐美好的童年时光。去年,我为我曾经就读过的这所小学校捐了二十万元善款,用这笔款重修了校舍和添置了新教具。
就在我考初中时,命运再次出现波折,养父不幸病逝,养母心脏病复发,被哥接去外地。哥将我托付给村长。村长说,女孩子上了六年学够用的了,都十三岁了,可以自食其力,就给我放羊吧。我成了放羊女,一年三百六十天,睡羊圈,吃剩饭,风里来雨里去……
十六岁那年清明节,我在养父坟前祭拜,哭诉我悲惨命运时,引起下乡支农的张叔的注意。他仔细了解了我的遭遇……他是个好人,是一个有怜悯心、有大爱、有担当的人。他是我的贵人,成就了我的一生。
我被带回古槐市,张叔又安排我住进医院,进手术室那一刻,主刀医生问我叫啥名字?杨晓妹。我问能不能将我的名字改一改?为啥要改?手术后我就是另外一个人了。人家不说改头换面了吗。所以名字也要改。医生说,改了名字你上不了户口呀?我本来就是一个黑人。养父虽交了超生罚款,但村里未给我落户。那怎么改?养母姓欧,在我名字前面加个‘欧’字,就叫欧杨晓妹吧。改名字也是对捡拾我、收养我的养母一个永久怀念。我进千秋大业酒店时,员工们习惯喊我欧阳晓妹,时间久了,晓,字省略了,杨字自然成了阳光的阳,姓,变成了复姓欧阳,名字欧阳妹。我生下来就被抛弃了,能够活下来是一个奇迹……十七岁参加工作,从酒店洗碗工做起,干过采买、配菜员、服务员、客房部副经理、经理,大堂副经理、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历尽千辛万苦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整整打拼了十六年。高左左,这就是你所看到的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一直都很羡慕的欧阳总经理。
我要结婚了,你是看不到我与我的爱人如何携手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了。
当他再次抬头看我时,不知道他内心在想啥,但有泪两行。那张罪恶的脸又一次激起我怒火焰烧,他的眼泪未能将我的怒火浇灭。我吼道,我恨你!我不想看到你鳄鱼的眼泪。此时此刻我真想亲手宰了你!我恨你糟踏了我欧妈,又杀了她。她是给我第二次生命的人,她就是我的亲妈。每年清明我都会去郊外我母女曾经的住处,也是她被你杀害的地方祭奠她,悼念她,寄托女儿的哀思和怀念。明天,我就要去告诉欧妈,您老人家安息吧!杀害您的恶人高左左终于伏法了,他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高左左,当我知道你愿意捐出你的遗体,挽救那么多人的生命,其中一只肾脏将会挽救张叔叔的命,我原谅了你,因为你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父亲版的《西游记》


下一篇: 囚父2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