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不是一曲挽歌,只是一番慰藉(原创)

来源:讯易网作者:zhangchangbao时间:2018-12-10 14:23:36阅读:

 龙根巴赫在一篇阐述现代诗歌的文章
中提到,“自艾略特的绗情歌谣集》出
版以来,他的作品就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当我们把他的现代主义理解为这个统一体
的一部分时,他的现代主义才最有意义。”
艾略特想通过个人的统一来实现世界的统
一,可他最终失败了。他努力建造那个整
体的世界,材料却仅仅只是芸芸众生,无
法超越也无法整合;所以最终失败。
    阎志也在试图构建一个自己的世界,
他执着地不肯屈服于现实的一切。他的世
界不仅有芸芸众生,还有自己的梦,以及
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脆弱又美丽的紫
蜻蜓。他用现实构筑梦境,也用梦境映照
现实,尔后再梦游着穿梭于“一个现实与
另一个现实之间的梦境”。最后,他再让
紫蜻蜓带着自己的灵魂超越所有的梦境、
所有的现实。
  挽歌本是一种祭奠却也能带来慰藉,
可这种慰藉该是多么无助又无奈,毕竟逝
者无声亦无耳。阎志在《挽歌与纪念》中
给一个逝去时代带来的慰藉远过于挽歌的
无奈,我不愿称它为挽歌只愿念之为慰
藉。
    浪漫主义的诗歌往往针对极微小的对
象进行精雕细琢;或者经常抒写的是对生
活不满的毫无意义的个人牢骚,只是一份
有韵律的抱怨罢了,很难有真正的精神慰
藉。  《挽歌与纪斜毫无疑问是一部浪漫
主义的诗作,可是因为诗人立意的高远,
却使他得以超越浪漫主义的琐碎,让诗歌
抵达灵魂的深处。在《挽歌与纪念》中,
诗人似乎在寻求一种史诗的目标和精神的
慰藉,既追求着精确、简洁和袖珍的对
象,又不回避铺叙的宽广领域,故而能成
其长诗。他的构思是平民化的同时又是启
示性的,诗歌的人文情怀、发自个体灵魂
深处的呐喊足以代表任何一个平凡的个
体,诗歌的整体结构、意象塑造、对于未
来的预示又无一不具有深刻的启发性。这
两种看似矛盾的特性,在阎志的长诗中却
水乳交融、交相辉映。
    诗人从童年的歌唱中开始在梦境中寻
找自己整个一生的完结,这是从一开始就
注定的宿命,所以长诗只能开始于看似悖
论的“泪水的完结”。从亲情的襁褓到爱
情的盛开;从乡村纯真的图腾到城市机器
的欢鸣;还有田埂间一如既往采摘着的母
亲,山林间守护岁月的父亲;成长的道路
绝不仅是时间的维度,更是一场由各种情
感交织而成的个体与外界的深情对话。成
长是完成一个人的世界,也是这个世界给
个体的完满。可似乎更多的时候,我们只
是在遗落,遗落童年清风鸟鸣的山林、遗
落少年纯真甜美的初恋、遗落青年壮志雄
心的理想。那么最后,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生命早晚也要走到尽头的那一刻,我们
到底还拥有着什么?似乎也真的只有那一
曲挽歌!
    奥登认为,  “诗人就像他们之前的雪
莱一样,把自己看成未被承认的立法者”,
而在庞德的眼里诗人却是已被承认的立法
者。诗人用与众不同的个体经验和心灵感
悟为万物立法,也用玄妙而充满诗意的哲
理为万物立法,但更多的时候诗人用超验
和先验的灵魂为万物立法。毫无疑问阎志
用情感经验写作的同时,也在自觉或不自
觉地用超验写作。个体对于社会的忧虑,
使诗人走入超验写作的空灵状态。
    诗人在诗歌中不断地向母亲寻求着救
赎,可这却只是一个未能达成的奢望。当
“我在人类的楼顶开始回信/给母亲:/能
不能帮儿子捡拾起一点点器官/可惜母亲
已经老得/看不清我的回信”。母亲无从
救赎我们,不是因为母亲真的已经老去,
只是因为我们早已远离山林、远离她的怀
抱,自以为登上“人类楼顶”的自己实则
是迈上无法自救的悬崖,没有希望亦失去
了归途。我们无从获得救赎,因为我们不
仅远离了母亲怀抱,甚至还在出卖父亲的
山林,侵占父亲的领地,之后再将父亲丢
弃在城市的街头,迫使他——乞讨。可是
“但我年老的父亲/再次累倒在立交桥下/
手里握紧一张从街上拾回的零钞/对我
说:去换吃的吧”,乞讨中的父亲依然在
原谅着我们,宽容着我们的一切罪孽。
    除了父亲和母亲,我们迷失的还有伴
随着少年的那份懵懂的爱情的影子。是
“我”将初恋情人的那片湛蓝的天空遗失,
还是爱情被欲望的“猩红之门”所引诱,
我们不得而知,因为留下的只是“我这混
杂了全部情感的/恋情/失散多年/终于
在城市的一个角落/被清洁工拾起/那位
年迈的清洁工人/被这些霉乱的情感/震
撼/在那个黄昏走进了/精神病院”。又或
者那份纯洁的爱恋只是带着一身静谧迈进
天国,诗人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虔诚地用
诗歌为她安魂。让人怀念着的,还有兄弟
朴实无华的友情。怀念是如此的深重,以
至于“此刻我发现语言如此无力/刻画不
了我无以表述的痛”,诗人只是选择“在
《岁月》的最后章节中留下你/关于你的
怀念和/我最深的痛”。
    在“泪水的完结”中开始的长诗,最
终在“开始”中结束。人世间本来也就没
有真正的开始与结束,从生到死、由死而
生,都不过是一场尘世的轮回。完美的圆
形结构,让整部长诗指向无限循环的意
旨。诗人将宿命交给轮回,让生化为死,
让世界在死亡中重生,让诗歌在个体的完
满与空虚中结束。最终,也完成了自我的
涅檗。
  海德格尔说,  “诗就是词语的含意去
神思存在”+。阎志用《挽歌与纪念》完
成了自己精神的洗礼,也为一个时代和诗
人眼中的整个世界完成了精神的洗礼。或
许这样一首长诗,除了带给我们精神的洗
礼和情感的慰藉之外,更多的是思考。个
体在社会中的价值到底如何才能够真正地
得以体现,遗落了灵魂的我们如何才能获
得生命的尊严?这个吞噬一切原始美好的
所谓现代文明,到底带给我们的是人类的
进步还是毁灭性灾难?诗人用诗虔诚地将
自己灵魂深处的思考诉诸读者,而我们所
要做的便是透过诗歌去拷问自己心灵深处
的人性吧!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名叫吉狄马加的风(原创)


下一篇: 独白,徘徊在诗与美之间(原创)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