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奈曼怪柳林(原创)

来源:讯易网作者:zhangchangbao时间:2018-10-17 19:12:51阅读:

 我喜欢异族特色的地名。譬如奈曼。
 
    它让我想到一个少女婀娜的腰肢,和她深邃含情的眼神。她披覆着红纱巾的脸孔在正午太阳的光照下散发出迷人的烈焰。连我这样对美比较麻木的女生,也会有一刻的心动。
 
    当我们踏着干燥的泥土路来到奈曼,我生命的词汇表里又增加了一个鲜嫩的名字:奈曼。
 
    我必须把它记录下来,这词汇才真正属于我。否则,我拿什么证明我曾来过此地,来过奈曼?
    我们此行是冲着怪柳林来的。或者说,我们此行是冲着“怪”字而来的。倘无此“怪”,我们不会在长途大巴上铆足了劲一气坐上三个小时而不觉得累。我们的胃口已被吊足,我们心灵的想象力已充分展开。
 
    怪柳怪柳,究竟怎样一个“怪”字了得?
    汽车在狭窄的乡间泥土路上停下,胸中藏笔的人鱼贯走出车厢。
顶着正午太阳的烈焰他们朝前走着,怪柳在前,神秘在前。
 
    看见了看见了,那群漆黑面孔的树挺立着枝干,并无一丝绿叶依附在它们身上,它们,就这样光秃着身子,剪影般立在天地之间。
 
    像惊叹号,又像问号,这独特的姿势是它们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发声,听得懂不容易,但总归要听出一些什么,譬如此刻,当我用文字回忆它们,我就是在回忆那一刻,我对它们的聆听。
 
    看见了看见了,那群即使躺倒在地也依然保持坚硬骨头的树,依然没有一丝绿叶依附其身,它们,就这样光秃着身子,以令人惊心的线条在大地上写下四个字:我还活着。
 
    是的,我还活着!这是我在奈曼怪柳林听见的最为响亮的四个字。近百年的风霜刀剑,近百年的人为砍伐,我们,献出了我们能献出的。喂牛羊以树叶,喂火焰以枝干,喂狂风以相互挽手的不屈。我们,献出了我什]能献出的。
 
    现在我们貌似死了,但我们并未朽去。我们依然在这里,在我们深爱的奈曼,提供你们,我们活过的证据。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在大青沟一外二章一(原创)


下一篇: 赛马(原创)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